中澳经济合作:共同转型

Agenda Papers 2013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澳关系课题组

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经济复苏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作为21世纪发展核心的亚太,也被迫开启艰难的经济转型进程。在脆弱的复苏进程中,该地区主要经济体内部调整压力陡升,对外协调难度加大;原有地区经济合作与对话机制遭遇挑战,各类新机制的构建都在紧锣密鼓进行中,但相关理念分歧不断扩大,区域一体化有破碎的危险。中国和澳大利亚无论是自身经济还是双边关系都在经受转型的考验,能否基于各自特色,寻求共同转型,不仅事关两国未来,也将对地区乃至全球发展产生重要的示范效应。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面对外部贸易环境日益严峻的现实,开始逐步由出口与投资拉动向扩大内需、消费与服务并行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更加关注产业结构升级以及经济增长质量的完善。其经济转型的规模、内容都前无古人,也必然经历转型的阵痛,当下最直接的表现即经济增速放缓及由此引发的系列社会问题。

澳大利亚作为资源输出大国,尽享过去二十年全球尤其是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的“红利”。后危机时代,澳也因与外部经济的高度关联性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面对国际市场萎缩、大宗商品价格急跌的国际形势,澳过度依靠资源能源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而制造业、服务业发展仍面临诸多瓶颈。如何尽快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多元经济”成为澳经济转型难题。

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其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对澳影响最为直接,突出表现为澳铁矿石、煤炭等出口量价齐跌,经济与就业形势不容乐观。鉴于资源贸易对两国关系的重要性,甚至有人将澳“资源暴利时代行将终结”等同于“中澳关系的蜜月期行将终结”。然而现实是,全球化发展至今,中澳这两个联系紧密、又具较大差异性的经济体不但不会因资源“脱钩”,反而在转型进程中面临更大发展机遇。

合作基础坚实。几十年来以资源贸易为依托中澳两国密切互动、共享繁荣,这一过程不仅让这两个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历史文化的国家积累了丰富的合作经验,也为两国未来继续共谋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民意基础。

战略方向一致。澳2000多万人口的现实决定其内向经济潜能有限,经济要实现多元化、可持续发展必须“向外看”。澳视“亚洲世纪”为巨大发展机遇,多年来一直强调“融入亚洲”。与亚洲当之无愧的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合作无疑是其最重要的内容之一。中国对外经济虽具全球属性,但转型进程中更强调亚洲为立足之本,同澳大利亚这一地缘接近同时又是中等发达国家的合作愿望不降反升.

结构调整契合点多。中国经济增速虽有放缓,但依旧全球领先,其结构调整的方向更与澳经济多元化发展战略有诸多契合。如:中国重工业收缩为调整方向,但工业化、城镇化的进程仍将持续很长时间,对澳资源能源需求仍将保持一定规模;中国经济增长逐步转向内需驱动,中产阶层不断扩大,将为澳农产品、教育、旅游、高端制造业等提供更广阔市场;中国完善经济增长质量,鼓励发展第三产业,将为澳金融保险、城市规划、技术出口等优势服务业提供难得的发展机遇;中国全面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与澳政府更加重视发展基础设施、发挥农业优势、振兴制造业等将共同为两国相互投资提供更多便利、更广阔空间.

存在共同开发新领域。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与金融结合为大势所趋,也符合供需双方的共同利益。但当前铁矿石等资源定价方式远未成熟,脆弱性凸显。中澳在共同塑造资源能源的地区定价权、共建铁矿石期货市场等方面大有可为。此外,近年来亚太地区保持对外开放性同时,区域内贸易也在迅速攀升,成为中澳发展的新增长点。如何超越简单经济合作,建立基于现实、面向未来、朝向机制化的地区经贸合作新领域,需中澳及地区其他国家共同探索。

当然,我们并不能把中澳两国共同转型与发展视为理所当然。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国际形势下,在经济转型的初始阶段,两国不可避免地分别或共同面临着一些难题或潜在威胁,需要两国各界围绕此尽早展开积极而深入地探讨,并提出建设性意见。

双边FTA:中澳FTA谈判已达8年之久,成为两国经济关系升级与优化中难以逾越的议题。在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堪忧情况下,两国力促贸易自由化的信心尤显珍贵。鉴此,两国需立足现实,重新评估并调整各自期待,灵活务实并加快推进FTA谈判。

贸易多元化:除关注政策研究外,两国更应着力加强对市场的联合调研,以更合理的方式提供各自所需产品。尤其要大力挖掘新兴产业合作潜力,加强环保、金融、通讯、医疗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两国还应努力共建更加合理均衡的资源定价体制,确保资源合作可持续发展。

双向投资:投资为两国当前敏感性比较突出的领域,但发展潜力巨大。双方应:注意保持经济合作的相对独立性、稳定性,确保合作大势不因政治环境变化而大起大落;重视社会基础,充分发动社会力量,为两国更好的经济合作提供客观公正友好的舆论环境;投资过程中,应遵循市场规律,深入了解对象国法律法规社会,稳步推进相互投资。

此外,作为地区重要成员,中澳还应顺应形势,为地区发展承担相应的责任,做出应有的贡献。如:中澳可利用位于东南亚一南一北的区位优势,尝试将东南亚融入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这一更大的互联互通中,加大对东南亚市场的共同开发;保持开放心态,积极参与地区经济一体化建设,加强机制中的沟通与协调等。